哥伦兔

半成品仓库|少女心存档处|喵星人和银桑是大本命|二次元属性不断发掘中~

虽然心情不太好,但是风景真的很不错啊。想更开心的再去一次:)


雷公电母小时候的故事。

※姐弟设定

※姐弟已习得技能点

※半夜打雷闪电被击中后的脑洞

雷公第一次在自己的小房间一个人睡觉,看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害怕的躲在被窝里哭的惨兮兮。

悄悄跑来的电母爬到床上把弟弟搂进怀里,帮他擦干眼泪鼻涕:弟弟不怕,姐姐放漂亮的闪电给你看。

年幼的雷公看到被闪电映照成惨白色的天花板,哭的更伤心了。

于是整个世界度过了一个雷电交加的不眠之夜。

Frist kiss.

怎么,不行吗?有本事你来咬我啊~

她开心的调戏着众人,一不小心忽视了身旁的危险分子。


这可是你自找的哦。

走进几步作势向前扑去,抓住她的双手扣到身后,用吻代替了疼痛的报复。轻吻之后随即放开,任她脸红红的窝在自己胸前。

屋里的阳光刚刚好,淡淡的光晕勾勒出两人相拥的身影。


喂。你在干嘛?

亲你啊。我的人我自己还不能动么。

谁是你的人啊!有你这么无赖的吗!

有。我就是。还有……其实我会更无赖。


忽略早已消失在眼前远远躲在窗外偷看的围观群众,重新抵住她的额头看着她:要不要在一起试试看,嗯?

……你先闭上眼睛。快闭上啦!不准问为什么!


有一双手轻轻地环到自己后背慢慢收紧,尖尖的下巴努力抬起架在肩膀上。心窝因为信任的小动作而温暖,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,然后继续闭着眼得寸进尺:这样就算你答应喽。不要抱的那么紧,我都亲不到你的脸了。


家里有个学霸老婆是怎样一种体验。

我们来放孔明灯吧。温润的笑容和点好的灯一起送到眼前。

不要。孔明灯能飘到平流层,会对航班造成威胁。

灯被吹灭了。

=_=……


走去吃自助餐!这次一定要扶墙进扶墙出!吃垮他们!

不要。交的钱是沉没成本,你吃再多也没用。还长肉。家里的菜再放就不新鲜了,回家吃。

_(:з)∠)_


老婆~来看这个视频~~~~好萌啊~

嗯?哦这个上周看过了。你能不能找点我没看过的东西? -_-||……


……T_T老婆大人你能可爱一点吗……要不要这样……


被大家宠坏挑食到令人发指的某妞。

一茶一座~喵喵喵~

武侠【伪】

一袭白衣出现在众人面前:“对不起。我来晚了。”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一个矫健的少年一脸戒备地看着丝巾遮面的月,攥着青钢长剑的右手指节发白。月轻笑一声,朝着领队的清俊身影说:“喂,这小子我看上了,我要收他做徒弟。”转头看向少年,“你这御敌的姿势太死板,只能吓吓小毛贼。”向前几步与他过起招来,虚晃一掌拍向他左肩,暗中却用气袭他右手麻筋。少年躲开了那一掌,却没料到会手上一麻连剑都拿不住。她再进一步往剑上一敲,手上的剑应声落地,少年更是被震得连连退后。“身手还不错,就是计谋差了点。你这徒弟的武艺比我想象中好多了。”
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这正是我要请你来的原因。他们要当杀手。”“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插手这件事了?”两人的对话突然被少年打断:“你……你是玉阁中的第一杀手无影?”“诶你知道的还不少嘛,居然还听过玉阁。不过你为什么说我是无影呢?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。”

edition 2

“喂,为什么我们都叫翎,凭什么你对它就那么好?”翎倚在门口不满的看着宸,一头长发已经被吹的乱七八糟。“谁让它比你可爱呢?”笑着放下手中的笔,把翎牵进书房,引到已经一片混乱的书桌前:“可惜了这幅好字。”“那就帮你补回来吧。”翎拿起笔在纸上添添画画,墨水在笔下晕开,勾勒出绵延的山水。青山远黛,长长的墨迹化为滔滔江水,点点墨渍成为天边的飞鸟,迷乱了视线。幸未污染的一句诗刚好留在画边:黄河远上白云间。
把笔重新放回笔架,留下仍在沉思的宸:“这画就当是给你的赔礼吧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刚转过身还未来得及迈步就被揽住,随即一个轻吻落在脸上: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这回该换你发愣了,宸望着呆在门口的身影轻笑。你呀。总有一天是我的。
探身唤来下人:“把这画拿去墨池斋裱起来。”走进庭院,她说的倒不假,鸽子都回来了,只是几只花鸽在一群白鸽中尤为显眼。先委屈你们两天,等小翎下次来给你们洗干净吧。

Never grow up.